不忘初心阜宁百态网为阜宁大众提供阜宁新闻,阜宁教育,阜宁招聘,阜宁特产等资讯方面的信息。
Loading
您所在的位置:阜宁新闻网 > 阜宁景点 > 盐城古迹之——古范公堤(大丰区、建湖县、阜宁县)

盐城古迹之——古范公堤(大丰区、建湖县、阜宁县)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8-3-27 17:25:44 人气:4579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范公堤

  ◆古范公堤(大丰区、建湖县、阜宁县)

  唐中期,淮南西道黜陟使李承,为阻挡海潮,修筑楚州盐城到扬州海陵的“捍海堰”,又称“李堤”、“皇岸”、“常丰堰”,是盐城最早的海堤。

  

领略大盐城古迹之——古范公堤(大丰区、建湖县、阜宁县)


  唐代疆域辽阔,初以州、县两级统治天下,但由于州有“三百二十有八”个,县达“一千五百七十三”个,州的数量实在太多,严重影响了行政效率和质量,于是朝廷在州之上增设“道”为监察机构,在“道”配置官员,协助中央管理州级政府,但此时的“道”尚未成为正式行政机构。安史之乱后,“道”伴随着地方割据局面形成,逐渐演变为地方行政机构。黜陟使为官职名,即“道”的长官,本是代表皇帝监督地方吏治的“钦差”,“掌察所部善恶,举大纲。巡省天下诸州,有巡察、安抚、存抚之名”。但在“道”成为行政建制后,黜陟使并未成为行政长官,因为地方割据兴起,藩镇节度使掌握着行政权。

  李承,今石家庄人,为清正的官宦世家。他的祖父李至远在武则天时期任吏部侍郎,选用贤能以明察秋毫被人称为神明。李至远的祖父李素立,是唐高祖李渊时期的监察御史。李承的父亲李畲,也曾任监察御史。据说李畲刚到御史任上,本想拍马屁的下官令史将李畲工资之一的禄米送到李府,李畲之母安排人过数,发现禄米多出了三石,令史解释说御史的禄米出库时一向高出斗口,作为“福利”。李母便又问令史此趟来花了多少车马费,令史又说是免费的。李母向来不贪小利,以为这是儿子为官不检点,便拿出钱交给令史,让他带给李畲补足公家的损失。李畲自然本不知情,了解原委后处置了管禄米的人。李氏家风如此,所以李承“少有雅望,至其从官,颇以贞廉才术见称于时。”李承也曾任监察御史,还在吏部做过官,后任淮南西道黜陟使,《新唐书》记载李承在淮南西道任上“奏于楚州置常丰堰以御海潮,屯田瘠卤,岁收十倍,至今受其利。”便是范公堤之前身。

  

领略大盐城古迹之——古范公堤(大丰区、建湖县、阜宁县)


  北宋初,知泰州事王文佑增修捍海堰,后因年久溃决。

  天圣中,知泰州事张纶同意泰州西溪(今东台)盐仓监范仲淹的建议,修筑捍海堰。经范仲淹、张纶主持,历时四载修成。堰长71公里,基宽10米,高5米,是盐城最长的海堤。明代以后,人们将盐城阜宁至启东吕四的海堤统称为范公堤。堤东历经淤积形成部分良田,阜宁至东台一段堤身筑成公路,成为通榆公路之一段。

  张纶有侠气,光明磊落,与人为善,乐善好施。他起初科举之路不顺,改走武官途径,行军用兵的才能显露出来。后来他担任江淮制置盐运副使时,经济才能也很突出,能改革盐税旧制,扭亏为盈。《宋史》记载,“时盐课大亏,(张纶)乃奏除通、泰、楚三州盐户宿负,官助其器用,盐入优与之直,由是岁增课数十万石。复置盐场于杭、秀、海三州,岁入课又百五十万。居二岁,增上供米八十万。疏五渠,导太湖入于海,复租米六十万。”

  

领略大盐城古迹之——古范公堤(大丰区、建湖县、阜宁县)


  因捍海堰“久废不治,岁患海涛冒民田”,以泰州海陵西溪镇盐仓监官知兴化县事的范仲淹,曾于北宋仁宗天圣二年(1024)征集通州、泰州、楚州、海州4州兵夫4万人修筑捍海堰,把海堤稍向西移,后因故停工,又有小人向上进谗言,诋毁修堤之事。朝廷派淮南转运使胡令仪查访此事,胡令仪担任过如皋知县,颇为了解情况,且为人正直无私,认为范仲淹之举纯属应当,表示支持。

  张纶也意除潮患,一直同意范仲淹修复捍海堰的主张。当时有人以为修堤能防海潮,但会因蓄水带来水潦之患。张纶权衡利弊,认为海潮之患常发,蓄水带来的灾害发生概率很低,所以修堤之事是“获多而亡少”,坚持向上申请修堤,并表示愿意亲自指挥修堤事宜。上级认同张纶的申请,于天圣五年,任命他以淮南江浙荆湖制置发运副使、文思使兼职泰州主持修堤。

  次年堤坝完工,堰下设有涵洞,以排除堰内积水。没了海潮天灾,以往因灾不能从事耕种、制盐劳作的二千六百户居民,又能安居乐业,重新交纳赋税。范仲淹首倡修筑海堰有功,老百姓将海堰称为“范公堤”,涵洞被称为“范公溜洞”,并为范仲淹、张纶、胡令仪“三贤”建立生祠以示不忘功绩。

  

领略大盐城古迹之——古范公堤(大丰区、建湖县、阜宁县)


  三贤因事而志同,作为文学家的范仲淹,为张纶、胡令仪都留下了作品,这些作品串连起来,也就是一部“修堤史”。他在为张纶所作的《张侯祠堂颂》中写道:“惟兹海陵,古有潮堰,旧功弗葺,惊波荐至,盐其稼穑,偃其桑梓,此邦人极乎其否。公(张纶)坚请修复厥功,横议嚣然,仅使中废。公又与转运使胡公再列其状,朝廷可之。仍许兼领是郡,以观厥成。起基于天圣五载之秋,毕工于六载之春。既而捍其大灾,蠲其宿负,期月之内,民有复业射诸田者,共一千六百户,将归其租者,又三千余户。抚之育之,以简以爱,优优其政,洽于民心。于是请肖公之仪,以奉于祠,期子孙之不忘也。”

  范仲淹在为胡令仪撰写的《宋故卫尉少卿分司西京胡公神道碑》中,写道:“初,天圣中,余掌泰州西溪之盐局日,秋潮之患,浸淫于海陵、兴化二邑间,五谷不生,百姓气馁而逋者三千余户。旧有大防,废而不治。余乃白制置发运使张侯纶。张侯表余知兴化县,以复厥防,雨雪大至,潮汹汹惊人而兵夫散走,旋泞而死者百余人。道路飞语,谓死者数千,而防不可复。朝廷遣中使按视,将有中罢之议。遂命公(胡令仪)为淮南转运使,以究其可否。公急驰而至,观厥民,相厥地,叹曰‘余为海陵宰,知兹邑之田,特为膏腴,春耕秋获,笑歌满野,民多富贵,往往重门击柝,拟于公府。今葭苇苍茫,无复遗民可哀耶?’乃抗章请必行前议。张侯亦请兼领海陵郡,朝廷从之。乃与张侯共董其役,始成大防,亘一百五十里,潮流不能害,而二邑逋民悉复其业。余始谋之,以母忧去职,二公实成之。今二十余载,防果不坏,非公之同心,岂及于民哉。”

  此外,请范仲淹作《岳阳楼记》的滕子京竟然也为“范公堤”出过力,此事见于范仲淹的《滕待制墓志铭》,文中说:“大中祥符八年春,(滕子京)与予同登进士第,始从之游,然未笃知其为人,及君历潍、连、泰三州从事。在泰日,予为盐官,于郡下见君职事外,孜孜聚书作文章,爱宾客。又与予同护海堰之役,遇大风至,即夕潮上,兵民惊逸,皆苍惶不能止。君独神色不变,缓谈其利害,众意乃定。予始知君必非常之才,而心爱焉。”当时,滕子京为泰州军事判官,范仲淹荐举他协助张纶一同筑堤。

  

领略大盐城古迹之——古范公堤(大丰区、建湖县、阜宁县)


  现唯存大丰市草堰镇境内的一段,约2000米长保留有古堤原貌。另唐代建常丰堰时,留有泄洪缺口,名“潮堰口”,北宋修范公堤时,改称草堰口,曾是建湖县镇名,现已并至建湖上冈镇,为草堰口社区。另阜宁县三灶镇丰墩中学校园内有“丰赐墩”,传为捍海堰的一端。

  (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)非常感谢您的耐心阅读,阅读是人类进步的阶梯,阅读使您更上一层楼,如果您有什么想法或者同意见都可以发表在下面的评论区里哦!欢迎大家吐槽、收藏或者转发!
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buwangcx.com/jingdian/560.html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更多>>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